首页 > 原创地带
如果爱…
作者:[时 林] 日期:[2013-4-18]

时林

如果爱只剩麻木 拥抱只是种接触 我们该用什么方式 找回失去了的温度

——深白色《如果爱》

  第三次的沉默。
  琳情不自禁地想,这已经是他们今天的约会里第三次的沉默了。琳停住脚步,顺势倚在黄浦江外滩的栏杆上面。她看着身边的英奇,霓虹灯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英俊的侧面轮廓。其实琳不是有意识去数今天的沉默的,只是那时候她自己也尴尬地没东西可想。似乎有一百个话题在脑子里出现,却又被一一过滤,最后被无声无息地杀死。
  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五年的男朋友,琳真心实意地爱他,那已经是一种死心踏地,里面夹杂着熟悉、习惯、依赖、安全。但是琳隐隐约约地觉得他们如今一周一次的约会里,越来越多的落下这样尴尬的沉默,她不知道英奇最近感兴趣的话题是什么,她不敢也没有时间再往下想,一周三个晚上赶去财大上CPA的辅导班,她太忙了。等结婚以后一定要补上的,琳在心里无数次地平衡着自己。或许,这就是杂志上说的,感情进入成熟期之后的正常反应吧。每次这样想,琳的脸上才浮现出常有的微笑。
  眼前的外滩华灯初上,那些古老的大石头雕成的建筑,每一个细节都体现着欧洲特有的怀旧的优雅的贵族气质。曾几何时,这里是她和英奇留下最多甜蜜的纪念馆,第一次的牵手,第一次琳把自己的身体埋在英奇宽大温暖的胸膛里面。琳至今都记得英奇汗津津的大手和自己小鹿一样咚咚的心跳。她刚想问英奇还记得吗?
  英奇体贴地说,天冷了,我送你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面对英奇一贯的周到用心,琳也就把话收了回去。
  坐在55路公共汽车上的时候,琳靠在英奇的身上,这是他们五年以来熟悉的姿势,英奇穿着灰色的JSW的毛衣,散发着男人身体的味道,这还是前年琳给他买的。前年了,那个时候有我们有那么些沉默吗?琳问自己,记不清了。她想问英奇,抬头看时才发现他已经摇摇晃晃地睡着了。

  英奇把她送到家,喝了杯热水就走了。他知道,琳还要做CPA的家庭作业,明天晚上老师要讲评。
  书桌前,琳开始无可奈何地和那些昏天黑地的财务报表比率斗争,一会儿,一阵阵困意袭来,她竟然趴在写字台前睡着了。等醒过来的时候,收音机里已经在放《今夜不太晚》了,琳准备关灯睡觉,无意间看见放在灯边的影集,上面落满了灰尘。琳打开它,似乎另一个久违的世界扑面而来。这本影集几乎都是她和英奇的照片,那是他们的象牙塔年代,那时候他们是天之骄子,都说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是最理想主义的一群,那个时候,读经济的她喜欢为学校的剧团创作一些剧本,那是她倾注了最多心血最满意的一个本子《虞美人》,团长也说非常的满意,最后演员的名单确定下来,却让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扮演楚霸王,琳很不满意。一个女朋友却告诉她,那个叫英奇的是刚报名参加剧团的,中文系的大才子,条件好得不得了,像王敏德,悟性又高。不信的话,明天你可以来看彩排。
  琳永远都记得她第一次见英奇的情景,她带着挑刺的目的走进礼堂,却一眼看见舞台中央的一个男生,虽然是最简单的戏服,但他眉宇间的英气,挺拔健美的身躯,雄浑有力的念白,琳只觉得自己心目中的将军活生生走下了稿纸。
  琳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看见捧着花的英奇腼腆地出现在宿舍的楼道前,记得第一次收到他夹在《莎翁全集》里的小纸条,他抄了那首著名的罗密欧在朱丽叶的窗台下歌唱的小诗,约她在外滩那时的情人墙见面。……每每回忆到这些,琳的脸上就浮现出新嫁娘一样的羞涩与甜蜜。
  后来,他们就成了最令人羡慕的才子佳人的一对。再后来,他们毕业了,顺理成章地进了同一家外资企业,一转眼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英奇已经是总经理助理,而琳自己也已经是财务部的副主管了。五年里,他们像大多数的上海情侣一样,逛街看电影去杭州旅游吃必胜客,两人都有计划地存钱,结婚已经是心照不宣的必然结果。虽然,以前琳也渴望浪漫主义的求婚,张爱玲说过,求婚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大的赞美。但是英奇却迟迟没有下定决心的样子,琳知道他在表达感情上很腼腆,正是他的稳重体贴让琳放心,况且她更相信他们用时间累积起来的感情,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去年的时候,CPA(注册会计师的证书)一下子在上海时髦了起来,公司新来的大学毕业生好多都已经考出了证书。琳心里也明白,凭她自己五年来在业务上的表现,早就是财务部主管的当然人选,可是迟迟不提升她的原因,她知道在外企如果缺了这张CPA是不行的。终于,她下定决心报了财大的CPA辅导班,虽然自己的脑子已经比不上年青的大学生,知识也已经落后,虽然要搭上一周的三个晚上,可是琳还是决定在结婚以前冲一下,在她心里真的觉得这不仅为了证明她自己,也是为了她和英奇共同的将来。
  那天,英奇陪她去报名的路上,琳满怀信心地说,用两三年时间我一定攻下CPA,等我正式提升为主管,我们的将来就更有保障了。
  难道我们现在就没有保障吗?一路上沉默不语的英奇突然问。
  琳吓了一跳,她马上柔声说,当然不是,但是这样一来一举两得呀,本来我提升主管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的,我们结婚前的这段时间正好派用场呀,你看隔壁部门的小红结婚怀孕后,公司马上终止了到期的合同没有续约呢。
  英奇慢慢转过脸来,似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阵子,可是终于没有多说什么。

  时间这样过着,开始英奇一周三次送琳上课,后来时间长了,琳觉得那样拖着他太辛苦,他等在外面也是浪费时间,就劝他不要送了,英奇坚持了几次也就放弃了。
  慢慢地,他们约会的时间顺理成章地压缩成了有规律的一周一次。去外滩,或者看一场眼下热门的电影,诸如此类。只是彼此之间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接着就成了目前的状况。是好是坏,琳自己也不知道,面对工作和CPA的时候她是没时间想,空下来她又不敢去想,她隐隐约约的害怕,还好,有一些很有道理的习惯可以说服自己,她也就安心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总经理来介绍来了一位新的秘书叫霞,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穿崭新的桔色鲜亮的套装,说话温柔而清脆,小鸟依人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由于不在一个部门的原因,和其他来的新同事一样,之后琳几乎忘了她。两个月后,公司里的一个贴心的女朋友告诉她,最近以来似乎英奇和霞走得很近。琳的心里惊了一下,虽然英奇高大帅气事业  小有成就,和他在一起的五年,几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这也是让很多遭遇情感挫折的女朋友最羡慕琳的地方。可现在?在一周一次的约会,特别是那些尴尬的沉默里,琳好几次想当面问问英奇,但是她怕会让英奇笑她吃醋或者对他没有信任感,终于还是忍住了。其实她知道她心里怕的是真的问出什么。
  快年底的时候,公司要争取一个英国的大客户,一下子整个公司都忙乱起来,对方一下子要近十年反应公司的经营状况的财务报表,好强的琳起早贪黑地周旋在业务和CPA之间,出色的工作表现得到公司上下一致好评。成果出来后,总经理携秘书小霞还有英奇一起去伦敦对客户展开最后的攻势。
  琳愣了一下,伦敦?和英奇?伦敦深秋的梧桐落叶,穿黑色的大衣和皮靴踩在上面应该有嚓嚓的响声吧;夜晚紫色泛光灯下的伦敦桥,古老的城市广场上悠闲自得的鸽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英奇和自己最向往的蜜月啊。怎么会——
  不久伦敦传来胜利的喜讯,据说英奇和小霞在说明会上珠联璧合的表现为这次的成功力下了汗马功劳。回来的时候,同事们围在一起看他们在伦敦拍回来的照片,琳一眼就看见小霞笑盈盈地依偎着英奇在广场喂鸽子的照片,伦敦午后的太阳优雅地给他们的剪影镀上一道金边。周围有同事说,他们真登对呢。看见琳,突然间大家都沉寂下来,死一般的寂静。
  小别重逢,他们相约在那家熟悉的必胜客,早已经熟悉的沉默。两人的中间只放着铁盘PIZZA,却像隔着千山万水。
  还是琳先开了口,英奇,如果你们真的——那不要勉强,我不会怪你的。
  琳,那只是一张无意间拍到的照片。我对天发誓,我们没有什么的。
  英奇,你知道吗,其实我在意的不是你们一起的照片,而是那时那地的你笑得那么由衷而灿烂,那样久违的忘情而陶醉的笑容,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了。
  沉默不语。
  要不然,我们再试试吧。给我一次机会。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目光中孩子一样的抱歉,琳无言以对,她舍不得啊。
  他们中间的铁盘PIZZA被热腾腾地切开,琳看见藕断丝连。

  接下来的几个月,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下来。英奇果然尽量避开小霞,考试的即将到来,让琳忙得昏天黑地。那天晚上,琳记住是英奇的生日,碰巧上课,一下课她急急买了蛋糕叫车去英奇的公寓,开门才发现同事们为英奇开的PARTY已经结束了,屋子里一片狼籍。
  我以为你今天上课,不会来的。英奇莫名其妙地有点尴尬。
  怎么会,琳俯下身想收拾残局。
  围着围裙的小霞正拿着抹布从厨房走出来,与琳打了个正照面。那一瞬间,三个人都尴尬地僵持了几秒钟,沉默不语。
  一会儿,收拾完毕,大家坐在沙发上喝红茶。这张暗红的皮沙发是琳为结婚挑选的,那时候,两个人存了大半年的钱才咬牙从达芬奇买回它。
  那时候的我们是多快乐啊。琳想着,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又已经沉默了好久了。
  英奇尴尬得把脸都憋红了,琳,阿姨后天要来上海看我呢,你好好陪她逛逛南京路买点东西,你知道这一套我最不擅长了。
  是吗?琳一下子想到了公司里成堆要处理的报表,想到自己的CPA考试。可是,她也知道英奇的这个阿姨从小把英奇带大,在英奇心目中有着非同寻常的份量。真是左右为难啊。
  有什么问题吗?见琳不答话,英奇问道。
  我恐怕——,时间——琳面露难色。
  没关系的,我请几天的假好了。小霞笑盈盈地接口。
  琳的心忽地下沉。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琳几乎在公司里都难得见到英奇。大家都忙。琳心里计划着礼拜天约会的时候,选一部英奇喜欢的欧洲电影,讨好他一下。
  周六的晚上,琳突然接到英奇的电话,说阿姨在上海出了交通事故,明天约会不能来了。

  琳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看见胡子拉茬的英奇疲倦地守在病房门口。看见琳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她,阿姨上街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出租车撞倒,如果不是小霞冲上去推她一下,可能后果更不堪设想。小霞自己的一只胳膊也骨折了。
  说着,琳走进病房,看见小霞黑着眼圈,一只胳膊缠着绷带吊在胸前,她在问阿姨中午要吃些什么东西。阿姨看见琳,明显的态度里有点冷淡。只一个劲说小霞是她的救命恩人,这两天在病床前用带伤的手端屎接尿擦身的,要没有她,让英奇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真不知如何是好了。最后,阿姨轻轻对琳说,你就是太忙了,这样今后怎么有时间照顾英奇和宝宝呢?其实女人呀,在外面冲锋陷阵的,哪里比得上守住一份稳定的幸福呢?
  琳在病房里面伺候了阿姨一下午,等阿姨睡去,转眼已经月上中天了。英奇说明天你要上课的,先回去休息吧。
  他们走出病房,在医院的紫藤花架下坐下。琳把头靠在英奇胸前,衣服上可以闻见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
  你看,今晚的月亮很有人情味的样子呢,像张爱玲说的那样。
  嗯,十五了嘛。
  英奇,我们分手吧。
  啊?!
  你不要解释,你还记得我们坐在学校礼堂前的大草坪上看月亮吗?就是现在的姿势,可是刚才我已经听不到你的心跳了。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琳走在前面,背对英奇,不要送了,她是更适合你的女孩子,祝你幸福。我们就走到这里吧。
  琳为了不让英奇听出她的哭腔,大步往前走,最后几乎在小跑。似乎英奇在身后说什么,她都没听清楚。

  那段日子真的难熬啊。
  琳周日的时候会习惯成自然地去拿外套,算好时间去外滩赴约。直到锁好门才发现已经没有人等她去约会了。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把窗帘全拉上,整个星期天看电视,有时侯她把音量全部关掉,看见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主持人互相嘻笑打闹,嘴巴像鱼缸里的水泡眼一张一合的很滑稽的样子。不知不觉间自己却已经泪流满面。
  一次,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喝红酒,其实这样的气氛里喝红酒是很滑稽的。但她家里只有红酒,这也是为英奇来的时候才买的,为了省心,就只买了红酒,因为本来琳就觉得和英奇在一起的时候,在简陋房间的一个灯泡下喝白开水也是最有气氛最浪漫的事情。
  她喝着,想着她和英奇五年的点点滴滴,记得有一次自己在宿舍里面发烧,可是英奇是男生又进不了女生宿舍,急得不得了,琳在窗口看见他在宿舍楼下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圈又一圈地徘徊,不时着急得向上观望或是去求看门的阿姨。宿舍的女朋友上来告诉琳,他已经在下面站了一上午了。
  琳心疼地趴在窗台上叫他,英奇英俊的脸一下子绽放出狂喜的笑容,不顾一切的大喊,琳,加油啊,加油啊,我——爱——你——。琳笑得热泪盈眶。
  以后,再不会有那么帅那么高那么傻乎乎的男朋友了吧。琳苦笑着想。
  杯子不小心摔在木地板上,碎了。鲜红的液体像鲜血流的满地,琳好奇地拿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碎片,透过它看房间里的一切竟然都是倒着的,真好玩,还看见了自己纤细的手腕,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琳情不自禁地拿起那片晶莹剔透的碎片,因为她觉得体内的血液好厚重太压抑,它们争先恐后要释放出体外才能得到救赎,自己才能得到永恒的轻松。
  咚、咚,是妈妈听见刚才玻璃摔碎的声音关切地来询问。琳仿佛才一下子从世界的边缘回来。
  CPA的考试终于来了。琳那天觉得整个人轻松得几乎要飘起来,她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她是一个杀手,一个终于要去见仇家的杀手。卷子拿到手里的时候,琳觉得突然那些题目报表就是仇家的嘴脸,她被激怒了,她要用尽前世的力量手起剑落消灭它们,痛痛快快全部杀死,不留活口。然后她第一个交了试卷,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毫无感觉地离开。
成绩出来的日子,阳光明媚,琳高分地过关,拿到了CPA证书。

  世界太小,生活总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就在琳正式被任命为公司财务部主管的那天,她在家里的信箱里看见了英奇的结婚喜帖。印刷得很精美的结婚喜帖还镶着他们的婚纱照片,美丽娇小的新娘幸福地依偎着高大英俊的新郎。
  他们还真的很登对呢!琳终于可以笑着这样想。

  晚上,打开电脑收E—MAIL的时候,琳意外地看到了久违的英奇的名字。他发来了一首叫做《如果爱》的歌,还写道,今天在鼓掌祝贺你的同事背后,我知道你终于追求到了你所要的生活。我也一样。真诚地恭喜我们俩。

  歌曲开始在屋子里荡漾,编曲异常干净简单,只有钢琴。记得是谁说,在音乐的世界里有的时候只需要钢琴就足够了,一点不假。
  一个女声悠悠地唱着,
  如果爱只剩麻木 拥抱只是种接触 我们该用什么方式 找回失去了的温度
  如果爱变得辛苦 亲吻变成了义务 我们能否找到一种方式 解脱这份束缚
  如果爱是痛苦 而快乐的方式是结束 我们能否勇敢地踏出这一步
  或顽强地坚持着那所谓的幸福
  如果爱是残酷 而慈悲的方式是结束 我们能否领悟 不是谁的错误
  不顽强地呐喊着是谁对谁辜负 好好认输

  如果爱……

音乐渐渐远去,终于结束。
琳笑着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打印]  [收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