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研论文
“95后”中职生幸福指数的调研——以上海市B区为例——区教育局团工委
作者:[团区委] 日期:[2015-4-2]

 

一、问题的提出
马斯洛认为,人的需求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会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五种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对于自身幸福感的关注越来越强。在此前的研究中,学者们主要把研究对象放在整个国家、整个城市上,期望把幸福指数排名推广为衡量政府官员政绩的评价指标之一。而针对学生群体的调研还不普遍。
与此同时,学生的学习生活压力日趋增加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中职生群体,他们由于学习上的劣势,往往被称为现代考试制度下的“失败者”。从普教系统转向职教系统后,身心尚处于不成熟阶段的中职生,遇到的生活和学习上的不适感比高中生更明显。2013年,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一项名为“中职生危险行为的家庭影响因素”的研究显示,武汉中职生危险行为的总发生率为16%,自杀自伤行为的发生率为3.7%,违法违纪行为的发生率为4.9%,吸烟饮酒行为的发生率为3.3%,不良饮食和缺乏体育运动行为的发生率为7.8%。这些行为偏差的高发率引起了笔者的重视,我们希望通过中职生幸福感的调查,寻找如今中职生的幸福需要点和行为偏差产生的内在缘由。为共青团组织、社会组织服务中职生,帮助中职生提高幸福感,构建和谐校园、和谐家庭、和谐社区作出有益的贡献。
二、“95后”中职生幸福指数指标体系的构建
如何构建适合测量“95后”中职生幸福指数的模型,我们需要借鉴国内外幸福指数指标体系的经验。早在20世纪70年代,不丹政府创造性地提出了由政府善治、经济增长、文化发展和环境保护四级组成的“国民幸福总值”(GNH)指标。2010年,英国国家统计局“国民幸福项目”(ONS)公布了一套指标体系,涵盖了“个人幸福感”、“人际关系”、“健康”、“工作”、“居住”、“个人财务”、“教育”、“经济状况”、“政府”、“自然环境”10个一级指标和38项二级指标。2012年,联合国首次发布《世界幸福报告》,比较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人民的幸福程度,构建了“教育”、“健康”、“政府治理”、“时间”、“文化”、“社区活力”、“内心幸福”、“生活水平”为基础的9个一级指标和36项二级指标。2011年,广东在国内率先推出了首个省级的幸福指数指标体系,将主观与客观结合起来并分开测评。客观指标体系被称为“建设幸福广东评价指标体系”,它主要反映各地建设幸福广东工作的现实情况;主观指标体系叫做“广东群众幸福感受指标体系”,主要反映群众对幸福广东建设实现程度的感受,用调查问卷统计“个人发展”、“生活质量”、“精神生活”、“社会环境”、“社会公平”、“政府服务”、“生态环境”8个一级指标和37项二级指标的得分情况。
我们调查的对象是中职生,他们的特点是还不是完全的社会人,接触的人群、事务范围较窄,身心发育还不成熟,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从实际出发,笔者构建了适合测量“95后”中职生幸福指数的模型,如图2-1。
然后,在“学习成就感”、“家庭温暖感”、“友谊归属感”、“物质满足感”4个一级指标下,设计18项二级指标。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学习成就感
对学校满意度
对专业满意度
对课程满意度
学业考试成绩重要性
就业与升学前景
 
家庭温暖感
家庭沟通情况
家庭生活条件
父母勉励与支持
性格脾气
 
 
友谊归属感
与同学和睦相处
得到他人认可
恋爱体验情况
通讯便捷情况
校风等软环境
 
物质满足感
交通工具使用情况
学校硬件设施
学杂费和物价水平
身体健康和娱乐活动

三、调查统计与分析
根据上述指标体系,我们设计了“95后”中职生幸福指数的调查问卷。此次调查在宝山区范围内的三所中职校(宝山职校、震旦中专、现代流通学校)进行,通过网上调查,共收到300份答卷,其中有效答卷280份。答题者中,男生60人,占21.43%,女生220人,占78.57%。中职一年级20人,占7.14%;中职二年级130人,占46.43%;中职三年级100人,占35.71%;中职四年级30人,占10.71%.
1)学习成就指标
从调查结果看,“95后”中职生对自己学校的满意度一般,其中“比较不满意”的占39.29%。对专业的满意度较高,“比较满意”的占57.14%。对所学课程的满意度尚可,其中觉得“合理”与“不合理”的比例相差不是很大,同时有7.14%的学生对课程学习持“无所谓”态度,也属于学习幸福感不高的表现。在毕业选择方面,大多数(53.57%)的学生认为自己“能够考上满意的高校”,反映升学率任然是衡量中职生幸福感的重要因素。
2)家庭温暖感
    数据显示,中职生与家人沟通的情况一般,其中46.43%的学生经常与家人沟通,53.57%的学生与家人沟通的频率较少,缺乏沟通会对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及良好性格的养成产生阻碍。图3-6则显示,调查中25%的人为外向性格,67.86%的人为内外兼修,说明大多数“95后”中职生的性格是外显的。既然如此,学生为何不愿意和家人多沟通,说明学生的幸福感并不主要来源于家人,更可能来源于同学或老师。
3)友谊归属感
图中数据表明,“95后”中职生与同学能和谐相处。对恋爱及憧憬,但真正认为恋爱能给自己带来幸福感的比例不高,为32.14%。42.86%的中职生认为上网需求无法满足自己的社交需要,中职生对网上社交的需求很高。从“95后”中职生幸福感主要来源的调查看,“人际交往和知心朋友”的选项(32.14%)明显高于“学习成绩优异”、“能力得到老师同学认可”和“和谐的家庭”选项,说明友情在这一年龄段学生中的地位极高,也是影响其幸福指数的最重要因素。
4)物质满足感
从统计结果来看,46.43%的“95后”中职生很少参加体育锻炼,可见其对于健康的需求不太高,大多数学生喜欢“宅”在家中。图3-12显示,当代中职生很少出行的原因之一是交通拥挤,其中很拥挤和较拥挤的比例占85.71%,这也是他们不愿意出门锻炼的理由之一。可见,他们对于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还不够满意。在中职生最不能容忍的问题中,“学校硬件设施不齐全”占50%,“日常开销和物价水平”占21.43%,“校风不佳”占17.86%,说明影响中职生幸福指数的主要因素在于物质生活,社会的发展推动了其对物质上追求的提高。从宣泄渠道上讲,60.71%的学生“只是嘴上说说,没有实际行动”,这说明学生表达自我不幸福感的路径还很不通畅,特别是缺乏正规的疏解通道和民主机制。
5)幸福感总分指标
 
3-1 “95后”中职生幸福感评分与性别、年龄、性格的交叉分析
X\Y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分
0.00%
0.00%
0.00%
16.67%
0.00%
33.33%
0.00%
33.33%
0.00%
16.67%
7.00
0.00%
0.00%
0.00%
4.55%
18.18%
18.18%
18.18%
22.73%
13.64%
4.55%
6.96
中职一年级
0.00%
0.00%
0.00%
100.00%
0.00%
0.00%
0.00%
0.00%
0.00%
0.00%
4
中职二年级
0.00%
0.00%
0.00%
0.00%
15.38%
15.38%
15.38%
30.77%
15.38%
7.69%
7.38
中职三年级
0.00%
0.00%
0.00%
0.00%
10.00%
30.00%
20.00%
30.00%
10.00%
0.00%
7.00
中职四年级
0.00%
0.00%
0.00%
0.00%
33.33%
33.33%
0.00%
0.00%
0.00%
33.33%
6.99
外向
0.00%
0.00%
0.00%
14.29%
0.00%
0.00%
28.57%
14.29%
14.29%
28.57%
7.86
内向
0.00%
0.00%
0.00%
0.00%
0.00%
50.00%
0.00%
50.00%
0.00%
0.00%
7.00
内外兼修
0.00%
0.00%
0.00%
5.26%
21.05%
26.32%
10.53%
26.32%
10.53%
0.00%
6.63
“95后”中职生的幸福感自评分主要在5~8分之间,其中“5分”的和“7分”的各占14.29%,“6分”的占21.43%,“8分”的占25%.从性别角度,男生的幸福指数高于女生的幸福指数;从年级角度,二年级的学生幸福感最强;从性格角度,外向型的人幸福感强于内向型的人和内外兼修型的人。表3-1显示,剔除最高和最低分后,“95后”中职生的幸福自评分在6.63~7.38左右,处于中等水平。
四、结论与建议
通过整份调查数据,我们认为“95后”中等职业学校(中专、职校、技校)学生幸福指数处于中等水平,尚有许多提高空间。各层级共青团组织、学生会组织、社团组织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提升中职生的幸福感:
第一,开展师生交流活动,提升学生对课程的满意度。在学业成就的调查中,学生的不幸福感主要源于对课程的不满意,反映学不到专业知识和无所谓。学习是学生的使命,课程是学习的有机组成部分,中职生也不例外。如果课程设置不合理,学生会降低学习的积极性,不利于创造性思维的培养。我们在以往的课程设置中,主要依靠教学标准和教师主观判断,需要在有限的范围内(例如选修课),尽量发挥学生在课程设置中的选择权。
第二,开展家长与学生的亲子活动,促进学生与家长的沟通。目前,大多数中职生和家长的沟通远不如和朋友、同学的沟通密切。究其因,中职生家庭中离异、单亲、夫妻矛盾较难调和的现象比较多见,忽视了对孩子的教育。加之社会诱惑太多,孩子容易被引入歧途。因此,各级组织有必要开展春游秋游、志愿服务、工作体验等亲子活动,促进学生与家庭的和睦。
第三,开设交际讲座,辅导学生正确择友交友。从问卷调查中,笔者发现对中职生幸福感影响最强烈的是拥有较强的交际能力和许多知心朋友。针对这一现象,我们首先应该引导学生如何交友择友。提升交际能力的同时,也能够教会学生某些社交礼仪、职场礼仪,形成“共赢”模式。
第四,完善学校公共设施建设,为学生快乐活动提供设备设施。调查中,学生普遍反映放学之后无聊、无事可做,也难怪中职生课业负担相对较小,中职校没有“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但中职校是以培养技能型人才为主要目标的,学校应该想方设法为学生的课后体育活动、娱乐活动、实训活动、创新活动提供设施设备,释放学生的青春正能量。
第五,畅通学校与学生的交互渠道,倾听学生的诉求。大多数学生在遇到不幸福的事件后“忍气吞声”,不愿通过正常的渠道诉求,顶多也只是在微博、微信等媒体上进行疏解。学校可以把这些电子媒体上的信息收集起来,及时掌握大量舆情,通过大数据分析,改进自己的工作。设立专用信箱,并派专人回信或上达校领导,而不只作摆设。
[打印]  [收藏]  [关闭]